特制小酒窝

傅剑寒中心攻厨,主产傅明
傅xall都可以吃
烂俗又狗血,喜欢看本命日天日地日娇妻
↑清真攻厨,谨慎投喂,谢谢理解↑

家中正宫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只择后,不选妃,受受都是好宝贝

【对河洛已粉转黑】
【萌点清奇】
【请善用LOF拉黑/屏蔽功能】

[傅明]美人里<序>

傅明,现代AU,CoC系脑洞,各种与现实不相符的地方还请见谅。

调查员绝赞掉SAN中。


序章 - 失联

 

隆安区派出所附近的一间西餐厅,许是老板疏于打理,内里装潢过于低调不说,连招牌也旧得掉漆,可杨云反倒喜欢它这种样子。这样一个缺乏“奢华”格调、略显破败的餐厅,客人从来不多,静得让人舒心,头顶飘着令人放松的轻音乐,时而夹杂刀叉碰撞的轻微声响。

他坐在雅座间悠闲地看着餐厅提供的报纸,直到有人走近身边。

还能是谁呢?

杨云浅勾半边嘴角,收起了手里的报纸。

“一向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天天守着你那破事务所,今天是吹的哪门子风?”

“喏,自己看呗。”

傅剑寒风风火火而来,一把拉开杨云对面的椅子坐下,随手把薄薄的一叠A4纸放在桌上,顾不上跟杨云寒暄,连着拍了好几下桌上的服务铃,菜单都懒得看,就急急对闻声而来的侍应生交代:“黑椒牛柳意面,麻烦快点。”

杨云暗自好笑,不去管这饿死鬼,兀自拿起桌上的几张纸看。

“这事儿不已经翻篇了吗?大学生失联事件。”

坐在他对面的青年则是一脸“拜托”的表情,摇了摇头。

“失联?......呵,我的委托人可坚持说是‘失踪’呢。”

“委托人?谁啊?”杨云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据我们了解,东方未明没有任何亲人。”

“他同学咯。”

“任剑南?”

傅剑寒眨了眨眼:“哦?你知道?”

杨云笑得有些无奈,把手里的资料往面前一扔:“我们查这件事的时候,任同学几乎天天往局里打电话问进展呢。看来,同学关系还真是不错。”

“嗯,似乎是音乐社团的朋友。”

“所以呢?你已经了解到哪一步了?”

“也没多少,昨天接的委托,合约还热乎着呢......今天上午才去人宿舍里看过,他的衣柜里,一条内裤都没有。”傅剑寒边说边脱下夹克挂在椅子靠背上,无视对面向他投来的一个充满嫌弃的眼神,“也就是说......”

杨云抢口答道:“也就是说,他是自己出走的,和人口贩卖什么的没有关系。”

“没错。这个时节天气已经不怎么热了,一个人远行,换洗的外衣或许只要一套也能将就,但内衣却不得不多带......而且他的身份证、钱包、钥匙,也全都不在。两者放在一起,十有八九。”说着神气地把五指一握,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杨云扶额,也不知道傅剑寒这小子是哪根筋不对,这种明明只要找自己帮忙查查记录、商量商量就能弄清楚的事,他却总喜欢用剑走偏锋的方式去达成目的......比如,翻人家内衣橱柜。

有时他甚至做恶梦梦见傅剑寒被人当成变态,给打得鼻青脸肿、五花大绑的抬到局子里,然后自己为他辩解辩得口干舌燥,只好咳着嗽醒来喝水。

傅剑寒不知道怎么杨云突然就看着纸张神游太虚去了,伸手在玻璃桌面上敲了敲,“我问过小任,他说,这就是你们警察给他的答案。”

杨云回神,轻叹一声:“看来任同学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啊。”

“可不是嘛,不然怎么去我事务所了呢?”

“那么,既然你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还来找我干嘛?”

“杨警官,本市公民——东方未明同学,已经整整三个月没回学校、没见任何踪影、也没有任何联系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报纸上登过这件事。”他故意夸张地突出了“三”这个数字,“可你们警察拒绝将此事做为案件处理,再这样下去,他的学籍就危险了......虽说不关我啥事,但我的委托人却替他着急得很啊。”

杨云耸了耸肩,幽幽道:“那你知不知道,我国每年有多少失踪人口?”

“好吧。”得到一个意料之中的回答,傅剑寒无所谓地撇撇嘴,“我理解你们警局事多,但这案子既然不打算查了,资料什么的也就没必要保密了吧?说说看,你们是怎么得出结论的?火车票?机票?”

“火车票,他去的那个地方压根就没有机场。”

“啊?这么偏?......嗯,然后呢?”

“然后你就不得不佩服咱们人民警察的普查工作做的真是滴水不漏了。”杨云得意一笑,“我们查到那个小县城周边还真有一个偏远山村,里头的村民除了极小部分嫁去的媳妇和入赘的女婿之外,全都姓「东方」。”

傅剑寒撑着下巴,若有所思,“这个姓......实在不多见。”

想了想,岂止不多见,简直比大熊猫还稀罕,好像只在电视剧里听过。

“的确如此。所以我们判断,这名大学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跑去寻宗问祖罢了,压根就不是什么拐卖失踪,也就没往细查。倒也不是没想过调出这张火车票之后的记录,但只查到同城的一家旅馆登记信息而已,没啥用。”

“你们联系当地公安,让他们去找人了吗?”

“联系了呀。可他们说那里没有公路,只有一条年久失修的山路,当地分局也只有做普查时才会走一走。据说没有当地村民带路,很难走进去......乱闯,搞不好就迷在山林子里头了,总归不靠谱。”

傅剑寒叹了口气,任剑南作为一般市民可以去指责他们不作为,但他作为一介私家侦探兼杨云的朋友,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怎么说也要知道点进退,不能逼得太过。

“行吧,那你起码帮我把这些东西调出来......给。”

他在笔记本上快速写了几行字,将这页纸撕下来塞到了杨云手中。

“怎么?你还打算......”

“我可是收了人家委托金的,不把事情办好,砸了招牌你赔我?”

杨云嗤笑:“呿,得了吧啊。就那大学生?他能付你多少钱?”

傅剑寒伸出了五根手指,在杨云面前晃了晃。

杨云瞪大了眼睛:“......那小屁孩凑得出五万?不错啊,看不出.....”

“哈哈,我撞大运了?还五万。”傅剑寒苦笑道:“五千。”

杨云愣了愣,也苦笑起来,直摇脑袋,“行啦,行啦,每次一看人家可怜兮兮的,你就忍不住......唉,看在你又做了一笔赔本生意的份上,这顿哥哥请你了。”

“那当然,哪回不是你请。”傅剑寒狡黠地一笑,埋头啃起了面前冒着热气的黑椒牛柳意面——他起了个大早骑车去郊外的大学校区,又陪着任剑南在宿舍里翻了一整个上午,这会儿着实饿得慌。

杨云忽然拉住他转叉子的手:“别一听我请客你就急着吃好吗?就这点儿出息?......说说,你还有什么线索?别整得自己也失联了,还累得我去找你。”

嘿,我是来听你分享情报的,不是来白送情报给你的,反正你们警察也不打算立案。傅剑寒有点埋怨地想,但还是老老实实从裤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课本。”

“......课本?”

“我原本只是觉得大多数学生都会在课本上乱写乱画,说不定会有什么蛛丝马迹,就,随手翻来看看了,结果......”说着在手机触屏上划了几下,调出一张照片,放到杨云眼皮子底下,“你看。”又补一句:“我问了小任,他怎么知道我事务所在哪儿的,我门口又不挂招牌,他说,是他那音乐社的社长告诉他的,和东方未明没有关系。”

杨云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先是一怔,随即笑了出来:“你别说,这个我们调查时还真没注意到。指不定人家是......暗恋你呢?”

傅剑寒从嘴里“噗”了一声,看来杨云对此并没有头绪,他有点失望地收回了手机,随口答道:“怎么可能,我根本连见都没有见过这个人。”

“......重点不是他是男的吗?”

傅剑寒大窘,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又埋头专注地吃起了意面。 

对面传来杨云意味深长的声音。

“正好我也有东西想给你看看,回去等着吧。”




话说杨云不愧是本市优秀干警,工作效率确实很高,思虑也周全。傅剑寒白天吃午饭时拜托的事,当天晚上就在自己的事务所里收到了传真——一张画着红色标记的详细地图,一张火车票记录复印件,一份详细到具体是哪个房间的招待所登记记录。

除此之外,还附带了一张报纸的影印件,杨云甚至特意在旁边写了批注:「双亲」。

那只能是东方未明的双亲了。

影印件只有剪报的一部分,一旁标明了日期。

二十年前。

“年轻夫妻旅馆内离奇死亡......”

将标题默念了一遍,又继续往下看:

    「 昨日晚八点,于本市火车站附近的xx旅馆中,清洁员在打扫时发现某房中有两具尸体,并马上报警。我市公安迅速出动,经调查,两名死者系夫妻关系,非本地居民。

    据旅馆老板称,这对夫妻前天夜晚才登记入住,并带有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法医推测死亡时间为昨日凌晨三点到五点。

    两名死者身边不足岁的婴孩据调查为死者遗孤,已交由公安处委托本地福利院代为照管。

    警方已针对本次案件展开调查,目前推测死亡原因为急性肺功能衰竭导致窒息,已排除他杀可能。」

报道中并没提及这对夫妻姓名,页边有圆珠笔写的两个名字:东方曦、宫夕瑶。

 

左手已经不自觉地摸上了颈间挂着的小木牌。

今天上午与任剑南告别时,任剑南把这个木牌从脖子上取下来,放在他手里,说是东方未明在失联前留下的。

这小玩意初看朴素无华,掂在手里触感却极好,有几分重量,像是上等水沉香的材料,隐隐有股微末淡雅的香气,正面刻着一枝梅花,雕工也格外精细讲究,栩栩如生,显然不是小摊小贩上卖的便宜货。 

不知为何,也许是心理安慰作用,这么摩挲着梅花的刻痕,闻着这淡淡的木香,好像心神也安定些许,让他得以冷静下来思考现在掌握的情报。

 

好端端的两个人,同时突发器官功能衰竭,就这么在旅馆的小床上,生生窒息死去,四周明明都是空气,都是氧气。

这可能吗?

并非网络上流传的都市传说、编造出来的灵异段子,而是在资讯还没那么发达的二十年前,由警察正式调查通报的一起死亡事件,不合常理,至今无解。

不愿正视,却又不得不正视,想要否认,却无法去否认它的“真实”。

这两人的孩子,安睡在父母的尸体旁边,不吵也不闹,就这样安静睡着......直到被人发现。

 

——这个孩子,就是我要找的人?

 

<序章 完>


小木牌拯救了1点SAN值(ry

SAN CHECK points还多着呢,大吉大利(喂

评论(4)
热度(25)

© 特制小酒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