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制小酒窝

傅剑寒中心攻厨,主产傅明
烂俗狗血,日天日地日娇妻
↑清真攻厨,谨慎投喂,谢谢理解↑

多半是个攻凸,CP洁癖请谨慎fo

【请善用LOF拉黑/屏蔽功能】

[傅明]主角(中)

坑是什么东西,不存在的。

厚着脸皮贴个【前文】地址。

——————————————


言归正传,如今我还在湖畔一个人苦苦等候。第三年,三月底。


已经把流程背得滚瓜烂熟的我,当然知道这时候闲逛湖畔的小图标已经灰掉了,但我还是执着地在这里多耍了一个月的剑,感觉自己的剑法又有了很大的进步,开心!


......个屁咧。


在经历了上次那个毁三观的周目之后,我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建树,比如“都是编剧傻逼,和他没有关系”、“听说是因为有一大堆玩家极力呼吁出夜叉线”、“再说无双姑娘本来就是倾国倾城”等等一大堆自我安慰的说辞来说服自己,就等那个扎着红头绳的蓝色身影出现在湖畔,和我再“一见如故”一次,我就可以假装完全忘记发生过什么,再和他做一次好兄弟,把这破事儿彻底丢进记忆的垃圾桶。


但结果我却压根连他的面都没有见到,这感觉就好像你刻苦复习了一整个月,还特意提前到达考场调整心态,结果老师却宣布取消考试一样。


其实这种事原来也不是没发生过,第二还是第三个周目来着?玩家因为第一周目时被我一击秒杀,心理受挫太深,于是就让主角在师门里沉迷练功不能自拔,居然忘记了闲逛也是游戏重要的一环。那一周目的我也是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孤零零地在湖畔,跟傻子似的耍了快一年的剑都没见到主角的影子,别说什么七星剑法,连宇宙剑法都特么快悟出来了好吗?


当时的我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我们NPC是几乎完全处于被动状态的,就好像后宫里的三千嫔妃,皇上不翻你牌子你也不能去撒泼不是?


于是我强装淡定地回了酒馆跟老杨喝酒唠嗑吐苦水,就这么混日子一直混到了少年英雄大会。当时我正站在华山栈道上,感伤着自己仅仅因为一个暴击就错失了主角第一队友的宝座呢,没想到他突然从背后冒出来跟我打招呼,一点也不拘束,那一下别提我有多激动了,真想抓着他领子摇着他肩膀大喊:“你终于来了啊!你还知道来跟我打招呼啊?!你懂不懂什么叫‘勤学苦练成乞丐,终日闲逛出大侠’啊??!”


虽然少年英雄大会之后,我还得拉着任剑南,装出一副我俩很熟的样子去祝贺他夺冠,尴尬得不 行,但也没法子,谁让制作组脑子缺根弦呢?不管怎么样,他终于还是来结交我了,没有因为玩家的错误导致我二人无缘,总算是苦尽甘来,从结果上来说我还是很满意的。


但这回可不一样啊!经历了这么多周目,玩家肯定知道什么时候在湖畔能和我相遇,而主角却迟迟没有出现,说明这就是玩家有意为之的选择——玩家不让主角和我结识。


但是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好?哪里做得不对?我的剑法不强?还是我长得难看?


这些问题萦绕在我的心头,像是一万只蚂蚁在爬,怎么熬的到少年英雄大会?我恨不得效法霹雳堂的秦护法,亲自冲上逍遥谷去做个自我介绍,强行结交主角,但老杨知道我的打算后说什么也不准,死拉活拉,硬是把我拉住了。


可阻止我冲上逍遥谷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啊,虽然当时我也不懂问题的根本是啥,但我有满肚子的苦酒无处可倾,第一次觉得每个周目都要被主角忘记是多么痛苦。

……虽然想想他要是这会儿还忘记不了上周目和魔教姑娘的云雨之情,那也不是个事儿。

我当然不会怪他,首先主角的记忆每周目都是清除掉的,以前发生了什么,我们这些NPC都记得,可偏就亲历了这些事的主角自己不知道,他并不了解我和魔教姑娘那段莫名其妙虎头蛇尾的未了情,其次,我既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去责怪他。


说起这个,又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以前主角被骗子团伙骗财,我只能按着剧本的安排默不作声,在一旁干着急,心里安慰自己道:“他也就是被坑一点钱财而已,去钓几次鱼就够补回来了。”后来他为了帮那个冒称是他表妹的姑娘和骗子团伙的人打了起来,而且眼看要吃亏了,我赶紧放下剧本,急忙冲上去助拳。结果等我收拾完骗子,他就傻眼了,我也傻眼了——被他上贡了不少钱的假表妹居然屁颠屁颠地跟着我屁股跑了,我捡起剧本一看——此战主角若败,傅剑寒将出手打败骗子并抱得美人归。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这可是在下NPC演艺生涯中第一次见这位姑娘,抱什么美人归到哪儿去?我是这种登徒子吗?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难道我傅剑寒会不懂吗?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一个老实本分的NPC,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主角抢女人啊。


但是没办法,遵守剧本是这个游戏世界的铁则,纵使我内心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做这种挖墙脚的小人,也只能沉痛万分地向主角投去一个愧疚的眼神,和雅儿姑娘一起把受伤的他扛回逍遥谷——当然是我扛的,怎么能让女孩子动手?雅儿姑娘就一路砸着小碎步紧跟我俩,周身都飞扬着粉红色的泡沫。


在这里我也不得不夸赞一句,雅儿姑娘毕竟是搞诈骗出身的,专业素质过硬,飚起演技来真叫一个非同凡响。当我把主角扛回逍遥谷他房间里(话说回来,这还是第一次进他房间呢),我俩照看他的时候,雅儿姑娘居然完全不顾为她出头的主角怎么样,一心一意盯着为主角出头的我瞧,那面带桃花、含羞绽放的样子,一双眼里都要迸出星星来了,她长得又还挺可爱的,瞧得我十分难为情,真想回头对她说:“姑娘,反正他现在还没醒,要不咱们喝口茶歇歇,等他醒来再继续吧。”但一回头才想开口、又正对上她那炙热的眼神,吓得我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学她那样,死死盯着主角的睡脸,不敢再往别的地方看。


再然后的故事不堪回首,我不欲挖墙脚,主角却因我失恋,而身为一介配角,居然也有在结局时拍结婚照的待遇,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难道就是为了这夺妻之恨,玩家要坑我?那不应该啊,这都过去多少周目的事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要记仇了?再说,要不是玩家一心泡妞、疏于练功,又不舍得吃药,就凭当时他兜里的那几颗九转还魂丹,怎么可能连骗子都打不过?


“不应该啊,不应该是这样啊。”

看着颓唐到连二十坛酒都喝不下的我,老杨叹了口气,只说了一句话:


“剑寒,别太入戏。”


彼时我并不理解他说的“入戏”是何含义,当我理解时,我不由感叹老杨真是比我更了解我自己,得友若此,夫复何求?


但当时的我并不懂这个,我只是反复琢磨着主角的事,魔教姑娘的事,还有玩家到底在想什么。


也许是第八十二杯酒终于喝到了好处,脑海中灵光一闪,又想起上周目结束时魔教姑娘对我说的话来, 那确实提醒了我一个道理,她说——“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身不由己?我又在心里把这四个字默念了好几次,我们NPC的意志是被制作组决定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得按着剧本来,NPC们的确是身不由己的。那......那主角呢? 他是自由的吗?是谁决定了主角的意志?是谁操控着他一举一动、 一颦一笑?


......玩家。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主角的意志是被玩家决定的。也就是其实说白了,NPC也好,主角也罢,我们都一样,只是NPC是制作组的玩偶,而主角是玩家的玩偶。


“砰”的一声,手里的酒杯被我重重砸在了桌面上,老杨被我吓了一跳,他瞪着我,像是在看个疯子。


“原来是这样啊。”我捏紧了手里的酒杯,意识到这明晃晃就摆在眼前、却被我视而不见的真相,额上不禁冒出一丝冷汗。


老杨满怀不解地瞧着我,眼里带着担忧和询问,而我只能向他摇摇头,无法说明自己现在的感受。


我一时竟不知该为自己高兴,还是为他难过?......经过好一番纠结,后者终是占了上风。


这听起来或许有些可笑,但身为NPC的我确实对主角产生了某种同情——他可是主角啊,我本以为至少在这个世界里,他是高高在上的一个人,我们这些NPC的嬉笑怒骂、逢场作戏,都只是演给他看的,却没有往更深一层想——其实他也何尝不是玩家手里的人偶?他的跌宕起伏、大悲大喜,岂不也是演给玩家看的?


我们起码知道自己在演,而他对此一无所知。



TBC.


-------------------------------------------


严格来讲这篇同人是:一个入戏太深的NPC x 游戏主角。

请对一些奇怪的设定网开一面!土下座OTZ


下一章大概要肛GM

但是首先但愿我能找到下篇的草稿,埋哪儿了来着......


评论(4)
热度(28)

© 特制小酒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