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制小酒窝

傅剑寒中心攻厨,主产傅明
傅xall都可以吃
烂俗又狗血,喜欢看本命日天日地日娇妻
↑清真攻厨,谨慎投喂,谢谢理解↑

家中正宫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只择后,不选妃,受受都是好宝贝

【对河洛已粉转黑】
【萌点清奇】
【请善用LOF拉黑/屏蔽功能】

[傅明]主角(上)

部分情节参考作者实际游戏经历、观看UP主实况内容。

——————————————

我又在湖边练剑,但这次我心里有点发慌,因为眼看着都已经到“第三年”了,可是“他”还没有出现。

哦,这么说可能有的人听不太懂吧?


我并不是一般定义里的人类,而是某个游戏的NPC,对,就是程序数据美术建模构成的NPC,有鼻子有眼睛会喝酒会打架,但因为制作组水平有限,什么呼吸眨眼表情变化这之类比较细微的生理特征就不要指望了,其实建模也丑的没眼看,但我并不太在意这些细节,反正大家都很丑。


作为NPC,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从“第二年三月初”开始在主角师门附近的湖畔练剑,一直练上大半年,直到他来找我,跟我打一场或者跟我去喝酒,从此我就能从湖畔解放,去我最喜欢的酒馆待着,等主角再来找我喝酒。

老杨基本也会待在酒馆,主角不来的时候我俩就在那闲扯淡,扯出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哦对了,其实我也不想主角、主角的这么叫他,但是他的名字是玩家定的,每回都不一样。讲情怀的玩家管他叫“东方未明”,这也是最常见的情况,中二病玩家给取什么“一剑霜寒”“独孤求败”,女权主义者让他随妈姓叫“宫羽商”,这些名字起码都比较文艺,所以还好。而有些逗逼会给他取什么“逆风尿”“赵日天”“屌炸天”之类让人哭笑不得的名字,还有更加恶趣味的,叫什么“我老公”“我爸爸”“我爷爷”,搞得我们就只能天天管主角叫老公、爸爸、爷爷,还不准人笑场,当个NPC而已,我们容易吗?NPC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至于那些取名“汪汪汪”“喵喵喵”害我们学狗叫的玩家,我就不说你们什么了,要是能从屏幕里钻出来,猜我会不会一剑削死你们?


咳咳,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了。


主角扎着高高的马尾,系着红头绳,所以NPC们聊天的时候偶尔叫他“小马尾”或“红头绳”,但总之我就管他叫主角了,反正不管叫什么名字,就这么个人吧。


有时候我闲着无聊,主角还在师门里养伤呢,我就已经在湖畔边待着了,就等他获得闲逛到湖畔来的批准,当然我也不是闲等,酒是要喝的,剑更是要练的。

所以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这么强?天才也是要苦练的啊!我深知玩家们不管喜不喜欢我都愿意在最终阶段把我带在队里,就是因为我有连斩,有霸体,还能打出不错的伤害。

我不想像那两位少镖头一样由于实力问题长期坐冷板凳,也不想像某位爱花姑娘一样存在感稀薄,不是为了情意七剑和情圣结局,很多玩家打完一周目根本都没见过她。

身为一个NPC,而且还是正义方的NPC,我想被主角关注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吧。

所以我勤奋练剑,不敢怠慢,就等着熬到第四年的故事最终阶段,他蹦蹦哒哒地来杜康村邀我一同维护武林正义,然后我铁定就屁颠屁颠地跟着他走了。


NPC嘛,也就这点出息了。


他和我不一样,虽然由于我的剧情问题玩家喜欢管我叫真主角,但当然只有他才是主角。不管哪个周目里,我都只是一个无门无派的剑客,就会那么几招杂烩......哦不,霸王剑法,而他却可以有不同技能,不同面孔。


最早几周目的他简直弱的一逼,在师门里被两位师兄揍,出来了还要被我揍。第一次他在湖畔发现了我,就兴冲冲地说要和我切磋一番,我偷偷看了一下他的数据——只想说:“别切磋了,咱们还是喝酒去吧。”


但是当然了,作为NPC的我并没有拒绝主角的权利,于是第一回合他砍我一剑,削掉我一点血皮,我也只能装模作样地“哎呀”了一声,又很不情愿地回敬一剑,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出现了“暴击”两个字,只见主角两膝一软,以五体投地式躺在了我面前。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暴击率呢。


还好他对战败看得很开,一点儿也没记挂这OTK之仇,还是照样和我称兄道弟,陪我喝酒舞剑,看我揍五岳四虫,还给我鼓掌。


嗯,我还是蛮喜欢这个主角的。


后来玩家积累了经验,情况就好多了,晓得要给主角roll个高悟性和好天赋,在新手村挖矿直到挖出黑天来,赚钱去老乞丐那里换独孤九剑,勤奋往忘忧谷跑学炼丹学暗器学弹琴。基本上等到少年英雄会的时候,已经没有他一招乱剑式秒不掉的对手了,如果有,比如我,那就再来一招撩剑式,更别说他兜里还揣着几十颗九转还魂丹、十几颗霹雳雷火弹。


其实现在即使没有我的帮助,他自己也能号令群雄,当上武林盟主,带着一票弱不禁风的美女杀上天都峰。


但他还是总不忘带着我随他一同建功立业,身为一介NPC,我很感动。


再后来我也不知道有些心理变态的玩家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为了一套DLC剑法把主角给......给......给“咔擦”了?看他扭着腰跳着舞在战场上耍那套仿佛小蝴蝶飞到花丛中似的剑法,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但作为NPC,我只能装作不知道,在心里替他诅咒那些变态。


咳,撇开自宫练剑这种诡异的路线,主角可是这个世界的大英雄,英雄当然是要配美人的。

他最早是和忘忧谷那位小医仙好上了,结局里两人结伴云游义诊,这不都挺好的吗?但后来玩家可能想要解锁情圣结局,居然让他一次性泡了10个姑娘,乱成一锅粥,一会儿要到大地图西北的霹雳堂做女婿,一会儿要去开动物园孤儿院,一会儿又要远赴东洋,还不忘在洛阳振兴野拳门,简直忙得飞起,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威能吧?

情圣结局拍完的时候,金风镖局那位欲面郎君叹着气摇着头,搭着我肩膀说:“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走不?跟哥哥上怡春院找点安慰去?”


我敬了他一碗酒以示辛苦,但怡春院我就不去了,这不符合我的人设。万一主角回头发现傅剑寒居然是个会上怡春院的角色,三观崩塌就不好了。


要知道主角对我一向挺好的,三不五时给我寄钓竿,寄酒,寄傲天神剑……嗯好吧,他也给我寄过虎鞭这种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的东西,但我想这也是他关心我身体健康的一种方式吧,更何况他打龙王从来不会忘了我。


所以我无数次告诫自己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这是身为NPC的职责和宿命。


有一次官方更新了DLC,玩家们很开心地纷纷启动新周目。他一如既往的被刷新了记忆,我一如既往地装作第一次认识他,和他聊天,喝酒,对招。因为DLC剧本只会发给相关角色,我没拿到剧本,说明与我无关。


......唉,真是何苦给自己立这么大一个FLAG。


没有剧情任务的某天,我去树林乱逛,却看见他和一个红衣服姑娘抱在一起。唉,怪我平常不注意自律自省,居然鬼使神差地偷偷凑近去看了,现在想想这种行为简直就像偷窥狂一样,真是惭愧。


这一看我就傻眼了,这不是和我有一段未了情的魔教姑娘吗?


看他俩恩恩爱爱依偎在一起,一个是我有始无终的红颜,一个是我把酒言欢的知己。


讲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吃哪边的醋更多。


后来这周目结束了,魔教姑娘跟他拍完了结婚照收工,我们NPC应该还原初始数据,准备下一次演出的时候,她走过来很是亲和地拍了拍我的背,这让在原本故事里被她残忍抛弃的我受宠若惊。


她说:“剑寒啊,做NPC的都是身不由己,别怪姐姐。”


虽然当时没明白她的意思,但我还处在受宠若惊的状态呢,所以只是老实地点了点头。


后来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就向老杨打听了一下这次DLC更新的内容,老杨在这世界里云游四海,懂得多,遇事我都喜欢问他。


但早知道我不该问的,主角的三观还没崩,我的三观却是支离破碎,岌岌可危。


你告诉我这个我帮着他当了无数回武林盟主,杀了无数次龙王,匡扶了无数次正义的主角,为了讨好女人去出卖情报?开什么玩笑?


话说回来,这不是一个全年龄向的游戏吗?虽然主角是有个泡10个美女享齐人之福的结局,但那也是在结局之后的事情啊?况且拍完了结局CG咱就杀青了,也不用出演夫妻生活啊?未成年的主角还能在养成模式就脱处的?DLC内容不用送审的吗?主角的第一次就这么被魔教妖女收割了?


我整个人都不太好了,想当初我被魔教姑娘嘲讽了一番又无情抛弃之后也很是忧伤了一段时间,但还没风中凌乱到这个地步。


我不知道下一周目里,自己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


TBC.

——————————————

①湖畔结识傅剑寒事件触发时间:第二年三月初~第三年二月底。

②OTK=One-Time Kill,既一回合秒杀。


变态玩家==作者本人,开心地承认了(。

文艺的名字,还有“汪汪汪”和“喵喵喵”也都是我取的,非常希望傲天从屏幕里钻出来嘿嘿嘿(。


什么都瞒不过情场女王·无双姐姐的法眼(`∀´)Y 嘿嘿~

评论(15)
热度(49)

© 特制小酒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