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制小酒窝

傅剑寒中心攻厨,主产傅明
傅xall都可以吃
烂俗又狗血,喜欢看本命日天日地日娇妻
↑清真攻厨,谨慎投喂,谢谢理解↑

家中正宫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只择后,不选妃,受受都是好宝贝

【对河洛已粉转黑】
【萌点清奇】
【请善用LOF拉黑/屏蔽功能】

[傅明]《极乐吟》(二)

很久没更了,土下座orz:第一章

打完天王线简直满心只有吐槽欲望,思维混乱,终于决定不虐了,把BE的苗头都删掉,让他们甜甜甜来治愈我的心理创伤吧。 

于是索性把题目也改个欢乐一点的,才第二章连1w字不到就连题目都改了,作者真tm是个智障(。 

------------------------------------------

越是走近中原,大道上的行人商贩就越是多了起来,花红柳绿的景色更是好看。傅剑寒想想自己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便索性也不搭什么牛车马车,步行着往洛阳走,正好欣赏沿途的人文风景。前些日子他才在黄沙寨活动开了筋骨,捆着那个满头黄毛的寨主去官府换了赏银,便不用担心在路上花的时日太长,以致于等到了那让天下酒鬼都朝思暮想的杜康村却无钱买酒。

只是这么一路走一路玩的,当然没有之前跟着商队坐车来得快,等终于见到杜康村升起的炊烟,眼看夏天都已过去了一半。

待他在杜康村盘桓了两天,往肚子里葫芦里都灌好了酒,就准备向洛阳城走。从杜康村往洛阳城的方向势必经过一片茂密的树林,这树林像是屏障一般围着村外的竹林,竹林又围着村庄,堡垒似的,煞是有趣。

傅剑寒本在这清凉舒爽的树林间悠然漫步,忽而听得林子中有细细的歌声伴着琴声,和这树林间叶飘风动的声响混在一起,几不可闻。可左看右看,却没见到半个人影,仔细听了一会儿,曲调有点像是杜康村里的祝酒歌。他又绕着树林中心晃了几圈,只觉这歌声不在东也不在西,不在南也不在北,一时琢磨不出个究竟,暗道:“难道我遇上妖怪了?”便不自觉的抬头望天,却见身前的参天古木上,悬着一双荡来荡去的鞋底。

傅剑寒便觉惊奇,这树不知有多少年头了,高耸入云,看不到顶。听树上那人唱声清澈,估计年龄也没有多大,却能爬到这么高的树上去弹琴唱歌,轻功如此了得的,也不知是哪派的高徒。更加觉得自己离家出走真是再好不过,不然怎么知道世界上还有这许多奇人?

他有心结识一番这位好手,便开口大声向树上喊道:“朋友,你爬那么高做什么?”

歌声顿时停了,那人弯下腰来看了他一眼,傅剑寒眯起眼睛细细一瞧,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可那人却也就这么看他一眼而已,并没有半点要和他说话的意思。

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没有听清,傅剑寒又在树下喊了几嗓子,那人却连看也懒得看他了,叫他顿觉心中不快。傅剑寒自认一向待人有礼,离家这几个月来,热脸什么时候贴过冷屁股?任是他性情如何与人为善,也到底还是少年人的心性,不免在心里赌气道:“你轻功虽好,我也未必就不如你了,待我爬得比你更高,看你还怎么得意?”

既有了和那人较劲的心思,他这就捋起袖子,准备施展轻功,却这才注意到这棵参天大树竟是笔笔直直、一柱擎天,除了最上头树冠那一部分,压根就没什么枝节供他攀附。但傅剑寒既已在心里下了挑战状,要叫树上的那位仁兄见识见识他爬树的本领,怎肯轻易就此认输?他盯着这棵树干想了会儿,忽然猛地跳起一段,凭两掌夹住树干,再以两脚蹬着树干施力,继续向上跳,打算这么一点点蹬上树顶,累是累点,总归是能够上去的。

这棵参天大树高是很高,却并不怎么粗壮,一人抱不来,二人尚有余,结果被傅剑寒这么蹬来蹬去的,便开始摇晃起来,带着树上那位也被迫一起晃动,坐都坐不安稳,忍不住朝下张望,看下头的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其实爬了一半,傅剑寒已经在心里后悔,倒不是因为他爬不上去,而是凑近了些看,才发现那少年的一身蓝衫还十分整洁,未沾一尘一叶,又抱着一把古琴,想必并不是像自己这么狼狈地上树的。给他这么一折腾,打扰人家休憩不说,还白白给看了笑话。心里越想越觉得难堪,登时就忘了自己刚才还要和人家一较高下的决心,但已经爬了一半了,也没有中途下去的道理,只能咬咬牙,接着蹬树,心想:“兄台可不要怪我煞你的风景,小弟上去后再给你赔个不是。”


直待他快爬到树顶,刚想对那少年招呼一句“傅某冒犯了”以免他一脚将自己踹下去,抬头一看,却见那少年反倒一脸瞧把戏似的,饶有兴味地盯着他,想来并不因他摇晃大树而生气,顿觉心宽不少,心想:“他笑话我倒是不打紧,本来也是我自讨没趣,只要不怪我平白无故地扰他清净,那就很好了。”

他这么想着,便也回敬了对方一个笑脸,深吸了口气,又把剩下一点距离爬完。那人看他折腾了半天,好不容易爬了上来,就往树梢的方向挪了挪,给他空出一块地方来。


待傅剑寒爬上那根树枝,一屁股坐稳了,拍着胸脯理了理气息,掸掉手上和衣服上的灰尘,便拱手介绍自己:“在下傅剑寒,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那蓝衫少年并不回答他,反倒问:“你吃不吃苹果?”

这时将近晌午,傅剑寒的确是有些饿了,就老实地点了点头。少年收起膝上的古琴,从手旁的包袱里取出一个苹果丢给他,傅剑寒说了声“谢谢”,一看手里接过的苹果又红又圆,十分漂亮,啃了一口,味道也确实不负这好看的模样,忍不住问:“这苹果好甜哪,是摘的还是买的?”

少年抬手一指斜下方一小丛树木,说:“那几棵都是苹果树,没有主人的。”

傅剑寒向他所指方向一看,果然看见几颗红彤彤的果实在绿叶间挂着,又听少年说这几棵树没有主人,便想等下也去摘一些带着。

一想到等会儿要下去摘苹果,傅剑寒又问:“一会儿该怎么下去?”

少年理所当然般的答道:“跳下去呗。”

傅剑寒闻言,不禁低头再打量了一下他们现在的位置,发现最少也有四个牌楼垒起来那么高,自己也是第一次爬这么高的树,不由得吞了口唾沫,赞叹道:“兄台轻功了得,小弟佩服。”

“是吗?”少年反倒更惊讶他的态度似的,说:“我家比这里还高得多了。”

傅剑寒奇道:“你家那么高啊,莫非是在山上?”

少年撇撇嘴又不说话了,把刚吃完的一个苹果核随手一扔,又掏出另一个来。

傅剑寒看他这样乱丢吃剩的苹果,不禁皱眉:“兄台别怪我多嘴,这树这么高,你把东西随手扔下去,砸伤行人可怎么办?”

那少年却咬着苹果,满不在乎道:“怎么可能呢?这破树林子,哪来那么多……人……”


“......哎呀。”


他话没说完,刚才取的苹果太大,才刚啃了几口,手一滑没拿稳便掉了下去。嘴里还呆呆地念了一句:“啊,掉了。”让傅剑寒简直有点哭笑不得。

一个苹果倒没什么要紧的,却只听到树下“哎哟!”的一声惨叫,随即传来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是谁拿苹果打我?!”

树上的两人听到这声暴喝,俱是一惊,傅剑寒向下一看,乃是一个阔面大耳、皮黑肤糙、蓄着络腮胡子的和尚,光溜溜的脑袋上被砸得肿起老大一个包来。

傅剑寒倒也不想那苹果本是蓝衫少年扔的,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想着应该赶紧给人道歉,便扯着嗓子朝树下喊道:“真对不住!一时手滑,没想到打到你了,实在抱歉的很!”

他这样诚心道歉,那和尚却不依不饶,喝骂道:“你以为开口道个歉就能了事了吗?快滚下来,给你爷爷磕头赔罪!”

傅剑寒心想:“你要人赔钱,或者在我们脑袋上也扔几个苹果,那我没话可说,但非要人家给你磕头,却是欺人太甚了。”正想再跟那恶和尚论几句理,一旁的罪魁祸首却突然笑骂:“你这和尚心眼可真小,也不怕菩萨罚你?”

那和尚闻言更加气愤,破口大骂道:“兔崽子,你敢咒我?”

“咒你又怎样?”

“臭小子!有种给爷爷下来!”

“死秃驴,有种你上来啊?”

傅剑寒一听觉得不妙,万一这和尚也是个轻功高手,真的上来了怎么办?他可不知道怎么在这么高的树上和人打架。便连忙想去拉住少年,让他别再和那恶和尚斗嘴。

却听到下头那和尚突然恶狠狠说道:“待你爷爷把这树劈倒,看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下不下来!”

说罢便发出“喝”的一声,真的一掌劈在树干上,只听得噼里啪啦的一阵断裂声响,这四倍于牌楼高的大树,摇晃着眼看就要往下倒。

傅剑寒没想到这和尚竟有这样大的蛮力,真能一掌劈断树木,心里大叫不好,连忙四处找寻有没有哪棵树能让自己在倒下的途中抓住。还没等他找好目标,却忽然感觉腋下多出一只手来,原来是那少年伸手抱着自己,在树枝上踏了一脚,弹指间便轻飘飘地腾到了地上。

傅剑寒有些佩服地心想:“他刚才说要从树上跳下去,原来不是吹牛的。”


也不等他感谢少年出手相救,那恶和尚又二话不说就挥舞着一双巨掌扑了过来,少年却完全没有应战的意思,放开了傅剑寒,自己转身就跑。傅剑寒倒也无暇顾他,当即伸出两手抵挡。

傅剑寒初出茅庐就在黄沙寨上逞了回英雄,这时不免有些轻敌,只想公平起见地拿空手去对抗空手。那和尚向他拍出一掌,他便也用肉掌去接招,却不知这无戒和尚乃是少林寺的叛徒,蛮力本来就大,又正值壮年,而傅剑寒自己只有十几岁,这个年龄论精力固然强盛,气劲却尚未成熟,要拼空手难免落於下风,结果一下被震出几丈,只觉手腕一阵酸麻,臂上的肌肉更是隐隐作痛,心里暗暗叫苦。

这一下虽受挫,却让傅剑寒明白不能再用空手应对,便想拔出背上的剑来。不想那和尚却是个老江湖,一见他眼神向肩膀上移,就知道是想动兵刃,两步冲上前来,一把摁住了傅剑寒欲拔剑的手,顺势用力把他整个身子都往下按,是要强迫他给自己下跪,再抓着脑袋让他磕头。傅剑寒哪里愿意?便龇牙咧嘴地在肩膀和膝盖上也使出吃奶的劲,硬是和对手僵持住了。但毕竟他力气不如这恶和尚,自知这样抗衡并非长久之计,心里正焦急着想:“要我给你下跪,那还不如自刎算了!”

突然有人在他身后喝了一句:“贼秃!吃我暗器!”只见一个什么东西直直飞了过来,只听得“啪”的一声钝响,猛然砸在那恶和尚的脑门正中。无戒本来专注于和傅剑寒拼力,这一下被砸了个措手不及,又是“哎哟”的一声叫唤,捂着鼻子连连倒退了几步。

傅剑寒立马抓住这顷刻的良机,一下抽出长剑,扑了上去,连刺敌人四肢上的几个大穴,意在让这和尚知难而退,倒也不想伤他太重。傅剑寒这几招出剑速度极快,无戒躲避不及,手臂上挨了几下,流出血来,虽然心中气恼,却知道再战下去也讨不了好了,只得骂道: “可恶!走着瞧!”骂完便跑。

傅剑寒本来就无意与这和尚纠缠,当然更不会去追他。又定睛一看地上那“暗器”,可不就是个苹果?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回头见那个少年还在,喜道:“我以为你自己跑了呢。”

蓝衫少年看着他说:“我本来是打算跑的,你不恼我么?”

傅剑寒笑道:“兄台护我落地,又用‘暗器’助我脱困,傅某谢你还来不及,为什么要恼你?”

那少年闻言一笑:“你功夫倒很不错。那苹果是我扔的,为什么不就告诉那贼秃,这事儿和你无关算了?反正我自己也跑得掉。”

傅剑寒摇摇头:“我俩一起吃过苹果,当然就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傅某怎么能供出你?”

“吃过苹果就是朋友了?这可真是第一次听说。”

“兄台要是不愿意和傅某做朋友,那傅某也不勉强了。”


蓝衫少年看他这幅闹别扭的样子,不禁笑道:“你不是问我名字吗?”

“啊?”

“我叫东方未明,就是诗经里的那个东方未明。”


tbc.

--------------------------------------


摸着良心说啊,未明要是不惹祸,哪有经验值给傲天送上门。

商队给傲天搭个顺风车、给了几碗饭,他就去灭了黄沙寨。

未明给傲天一个苹果,他就打跑了无戒和尚。

性价比10000%的傅傲天,你值得拥有。


小明没有装逼,是真的打不过无戒。


评论(6)
热度(26)

© 特制小酒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