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制小酒窝

傅剑寒中心攻厨,主产傅明
傅xall都可以吃
烂俗又狗血,喜欢看本命日天日地日娇妻
↑清真攻厨,谨慎投喂,谢谢理解↑

家中正宫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只择后,不选妃,受受都是好宝贝

【对河洛已粉转黑】
【萌点清奇】
【请善用LOF拉黑/屏蔽功能】

【傅明】盖世英雄 01


    某人点的梗,主线大纲改编自上世纪电视剧《枪神》,有一定程度的修改。
    OOC。

    ——————————

    春宁是个宜居的好地方,依山傍水的,虽比不上一线大都会的繁华富庶,却自有它身为沿江小城的闲适自然,作为一个几乎纯靠旅游拉动经济的城市,市容也规划得十分体面,杨柳伴道,百花争艳,气候宜人则更是不用说了,现下又是四月初春,草长莺飞,日光初熨,如温水似的暖着微凉的空气,教人舒服得只愿长眠不复醒……

    春宁什么都好,但就是有点太宜居,太平和,太安宁,太……太无聊了。

    若说被窝是青春的坟墓,那这儿简直就是一片乱葬岗, 有些人崇尚的所谓“慢生活”——说难听点,可不就是不思进取胸无大志混吃等死吗!

    这可愁坏了那些满怀雄心的中二……啊不,热血青年。

    东方未明深深叹了口气,低下头,继续看手机里的离线电影,紫霞仙子正柔柔弱弱地倒在至尊宝怀中,且哀且叹地诉说。

    “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我猜不中这结局。”

    好凄美、好感人,这才是人一辈子应该经历的东西啊!

    东方未明捏紧了拳头,第一千两百五十二次在内心发出无声的呐喊,这是他最爱的电影、最爱的台词,总盼着有朝一日也能像至尊宝那样,成为一个武艺高强的大英雄,或许某天他在街头路见不平行侠仗义,恰好救下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姑娘被自己的英姿所打动,非要跟他交换联系方式,终于日久天长,修成正果,儿孙满堂——这才去考了警校,却万万没想到,如今却沦落到只能做点打杂的事情,天天被队长奴役压榨不说,连执勤都被同事嫌弃……

    这绝不是在说他没有当警察的天分,绝对不是。

    东方未明在警校的成绩虽说算不上第一第二,比不上他那两位被称为警校传奇的前辈,但最起码也从来没挂过科,还有那么几门功课名列前茅,算是一名优秀毕业生了。只不过他才刚从警校毕业不过半年,心思尚且单纯,对人心险恶还缺了点儿经验,对社会的看法有些过于理想,偶尔还差了那么点儿运气——所以他抓抢劫犯时,一不小心就追进了深巷,结果被埋伏在那里的团伙成员胖揍了一顿,鼻青脸肿的逃了出来,最终是荆棘带着小队去平了这伙人;有一次他追小偷追得太过忘我,竟然跟人家马拉松式长跑,一直追到了郊区,结果小偷是抓到了,却再没回去的力气,只能呼叫同事们跨过大半个城区来接人;还有一次接到报案说有两位邻居起口角打了起来,他立马赶往事发小区,却在四通八达的胡同里迷了路,等终于找到地方,得,救护车都在现场急救了……

    而这些都还不算什么。

    最倒霉的是上个月某一天,东方未明执勤结束,眼看太阳西沉,正是该赶紧回家做晚饭的时候,就想从附近的大学宿舍小区抄捷径走,恰好在路过篮球场时发现有位半白头发的老奶奶倒在路边,嘴里哎哎的叫着,放学下班的人群来来往往,却没有一个人去把她扶起来,好像她并不存在似的。

    东方未明心中的正义感一下就升腾了起来。

    这个社会是怎么了?为什么年轻人变得如此冷漠?那种碰瓷骗钱的坏人只是少数啊,世界上当然还是好人更多!怎么能因为一点负能量新闻就对最需要帮助的人置若罔闻呢?你们这样也算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吗?

    他一边感慨着人心不古,一边向老奶奶伸出了双手。

    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充满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展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开口说道。

    “就是你撞的我,赔医药费!”

    仿佛还从东方未明那身廉价衣裤上看穿了他的穷酸气质,十分厚道地给了个优惠。

    “一千就够了,八百也行。”

    东方未明愣了半晌,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这是做好事不成反被讹了,急忙向她解释自己人民警察的身份,看人家还一脸不信,无奈只好把警察证也亮了出来。

    可大概因为他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过于紧张,以致于说话都有些结巴,这位老人家估计也是头一遭见到这样没底气的警察,拿着他的警察证端详了好一会儿,还是半信半疑,皱着眉头直瞟东方未明。

    “别不是假的吧?”

    说话的语气,仿佛东方未明才是一个随身带着伪造证件准备随时行骗的犯罪分子。

    警察先生的少男心登时破碎一地,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哭起来,只能强忍着悲伤拨通了他的小队长——荆棘的电话,把同样正在下班路上的荆棘叫过来救他。
 
    警察报警,这可能是春宁市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

    当然,可想而知,一顿臭骂是免不了的。

    “都是你太窝囊了!脱了制服就没半点警察样!净给老子丢人!”

    这件事之后,东方未明彻底被嫌弃了,连出任务都没有人愿意带他,哪怕他死皮赖脸的贴上去也会被荆棘一脚踹回办公室叫他老实待着,无奈之下,只能去帮谷月轩做些整理文件的工作,可是文件也不那么多,很快就整理完了,又不敢回去面对荆棘那张冷脸,只好赖着人家办公室玩手机看电影,完全就是在虚度光阴。

    好像离自己的英雄梦越来越远了,一想到这件事,东方未明就忍不住叹气,再叹气。

    “未明,这是今天第几次了?”头顶传来谷学长温柔的声音,“是不是阿棘又欺负你了?”

    谷月轩是本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警督,可惜曾经在任务中保护同事导致右肩中弹,再也不适合出行危险任务,就坐在大楼里负责管理指挥工作。东方未明虽然被分到荆棘的小队,却很喜欢有事没事都去找谷月轩商量,主要是谷学长的脾气耐心都很好,不会像荆棘那样老是骂他,会鼓励安慰他,说话也总是很有道理。

    东方未明是个孤儿,没有家人,有时他觉得谷月轩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哥哥,要是棘哥有他十分之一的宽和,那该多好。

    “不是不是。”东方未明勉强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是我又给荆队添麻烦了……”

    “上次那件事?你别放心上,过两天阿棘气消了,人手不够,他又会派你出警了。”谷月轩安慰地笑着:“其实留在这里也挺好,你看,这么多文件才一个上午就归档了,我一个人还真忙不过来呢。”

    “谷、谷学长……!”居然直到现在还有人愿意鼓励自己,东方未明感动得两眼都闪泪光,“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一定告诉我!”

    “这样啊,那么……”谷月轩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也快中午了,我定了外卖,你可以去拿一下吗?”

    “好!”东方未明开心地点了点头,仿佛接下了什么重大的任务。

    警局严格限制外来车辆入内,要领外卖或者快递都有些麻烦,只能走出大门,到外头的马路上去,通常是一群人先猜拳,谁输谁去——但是为学长拿外卖是理所当然的,怎么能跟谷学长猜拳呢?

    东方未明站在十字路口上,一边为上一次的事在心里做检讨,一边发呆看着马路,期待外卖小哥的身影快点出现。

    也不知等了多久,一辆辆红黄蓝绿、大大小小的车辆驶过,他等得都开始走神了,正打算低头拿手机看看时间,突然在车水马龙之间瞥见一团小小的影子,出现在前方不远处,右耳边隐隐传来大货车隆隆的轰鸣。

    是个小孩!

    东方未明甚至没有来得及分辨那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就几乎完全凭着条件反射冲了过去,想要把孩子抱走——他自认为在这危机一刻已经发挥出了极限冲刺的速度,可就在指尖离小孩还有几厘米时,便绝望地发现,他连孩子的衣服都没沾到,货车却也离自己只有一点点的距离了……

    一瞬间,东方未明紧紧闭起了双眼,不敢直面将要到来的死亡,仿佛是要分散恐惧似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闪过一大堆胡思乱想:这一次出丑,棘哥没有机会再骂我是废柴了吧……希望自己的身体至少能帮孩子缓冲一下,但是拜托不要太疼,我很怕疼的……要是能有奖章和锦旗就好了,可是我又没有亲人,就算有又能发给谁呢?或者放在办公室里?好歹让大家缅怀我一下……

    就在他已经放弃一切开始转走马灯时,忽然一股强劲的力量冲上胸口,使他整个人都向后倒——东方未明一下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青年左手夹稳了孩子,显然刚才是用右手推开自己,两腿着地一蹬,便从水泥地上腾了起来,黑豹一般从货车前方纵跃而过,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简直就像电影明星一样潇洒,还是八九十年代香港武打片里那种。

    一切就在瞬息之间结束了。

    东方未明甚至都没想明白这个人到底是从哪儿钻出来的。

    英、英雄!

    大脑里顿时只剩下这两个字,他的脸起初被吓得惨白,现在却又热血上涌,从死到生的感觉今他有点不知所措,只能呆呆地看着眼前。

    那青年双手夹着孩子的胳肢窝,走到马路另一边,把孩子递到家长手上,隐约听到他说了一句“下次小心点”,就转过头来看这一边——东方未明这才发觉自己还傻乎乎的坐在大马路上,那辆卡车早就没影了。

    青年朝他走了过来,微微弯腰,伸出一只手到他跟前,“你没事吧?”

    东方未明马上甩拨浪鼓似的摇头,通红着脸,抓着青年的手借力站了起来,这时才发现自己两腿还真有点儿发虚,再抬起头来仔细一看这位救命恩人——浓眉阔目,鼻梁直挺,长得还挺帅,是走街上都说不定会被星探约去当平模的那种帅,忽然就觉得这手都握得让人有些心潮澎湃,按捺不住。

    “这位大侠,真是功夫了得、令人钦佩!简直……简直就像棘哥一样!”其实他还想找点好词来表达自己的敬仰之情,但可惜语文功底大半都还给中学老师了,交际圈里功夫最好的就是荆棘,所以也夸不出什么花来。

    青年的神情微微一滞,可能是没料到对方会说出如此武侠剧风味的台词,顺口问道:“棘哥是谁?”

    “是……是我前辈,一个很厉害的人。”东方未明略带抱歉地解释,突然意识到提起一个人家完全不认识的人,未免有些失礼。

    “是这样啊。”青年毫不在意地点点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就好,那我走了。”说着就要转身离去。

    东方未明一听他这就要走,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青年的胳膊,“大侠,大侠请留步!我真的很想结识你,好报答你的恩情!请问大侠叫什么名字?”

    青年回过头来,不着痕迹地将手臂从他手里挣脱,淡然道:“举手之劳,不必在意。”说着便快步走开,仿佛有什么急事要做。

    望着英雄远去的背影,东方未明知道自己不好再追上去惹人家烦,可又实在是心有不甘,只好远远地对他大喊。

    “那,那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呐!”

    那青年听到呼声,回头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撇嘴笑了一下,就这么掉头走了,终于在街口的拐角处消失了身影,留下东方未明还在原地依依不舍地张望。

     唉,不但身手如此了得,做好事还不留名,也不愿让人报答,原来世上真的有这么淡泊的隐市大侠……可惜,可惜实在有点过于淡泊了,他都没来得及要到英雄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就连人家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东方未明感到有些遗憾,不由垂下了脑袋。

    “……咦?这是什么?”

(待续)

————————————

某人说我产粮她就产粮(*Ü*)ノ

评论(10)
热度(24)

© 特制小酒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