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制小酒窝

傅剑寒中心攻厨,主产傅明
傅xall都可以吃
烂俗又狗血,喜欢看本命日天日地日娇妻
↑清真攻厨,谨慎投喂,谢谢理解↑

家中正宫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只择后,不选妃,受受都是好宝贝

【对河洛已粉转黑】
【萌点清奇】
【请善用LOF拉黑/屏蔽功能】

突然有这样一个脑洞。


在正魔两道抗衡之中,武当、丐帮、少林中的武林前辈死伤大半,只有资历修为不足的年轻子弟勉强承接重任,而魔教教主尤值盛年,眼看着中原武林后继无力,已有不少人萌生退意。
傅剑寒作为中原武林仅存的还比较能打的年轻一辈,仍然力战在第一线。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坚持的理由,到底是为了江湖正义?为了杨云?还是为了得到一个答案?但总归,他不可能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撒手不管,所以即使知道前路没有希望,也要战斗下去。

眼见士气一天天颓唐,众人召开最终的武林大会,武当新任掌门表示倾尽全派财力,买通了天都峰后山小径的守卫,可将沿途哨卫调开一刻。群侠决定集结最后的力量,急袭天龙教正殿,直取魔教教主项上人头。


天都峰上风这么大,总是凉嗖嗖的,也亏他受得了。
该怎么说呢?今天总觉得有点儿奇怪啊……应该说是,没什么「背水一战」的氛围?


傅剑寒与东方教主交手之时,正欲催动内力,使出自己最得意的杀招——「惊天一剑」。
可他突然呕出一口黑血,力量急速地流失了。
教主的剑尖抵在他的心口,不再往前。
并非留情,只是没有必要了吧。
他突然想起来,上山前的壮行酒……


“傅大侠,我们之中有许多是不胜酒力的,便喝些淡酒,免得误了大事,这里有在下特意备一坛陈年茅台,就请您一人独享吧。”
那人是这么对他说的。


“......为什么?”
“抱、抱、抱、抱歉啊......傅大侠......但是......教主说......只要、只要往你的酒里......他就......就放过大家......也、也不再......入侵中原......”
“......是这样啊。”
“哼哼哼......看看吧!这就是一直以来,你用生命守护的人们……怎么样?傅剑寒,被人背叛的感觉如何?在死前,就让本尊听听你的遗言吧,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本尊保证会优先考虑的。”
“......啊,哈哈哈......”
“还需要想吗?快,说来听听吧。”
“傅某......只望教主......做个言而有信之人......”


————————————


↑嗯,教主是希望傅剑寒说请他帮自己报仇,然后就可以很happy地杀掉出卖他的人了。

然而傅剑寒没有这么做。

↑至于这个教主是纯粹的恶意,还是扭曲的爱意,都可以啦(:3_ヽ)_

但教主是觉得自己是被背叛的(不论这个想法对不对),所以想让傅剑寒也知道被人背叛的心情。



虽然探讨角色内核的复杂性也很有趣,但果然我还是更喜欢极端型人格啊,要么纯白无暇得宛若天神不似人类,要么极黑如深渊望不到最下的尽头,就很爽。

评论(11)
热度(9)

© 特制小酒窝 | Powered by LOFTER